沒有“特殊公民”
  法律面前沒有特殊公民,黨內和軍內都不允許有特殊黨員,任何目無法紀、不把法紀當回事、以為位高權重就可以越位濫權的人,最終都逃不脫黨紀國法的嚴懲。對於這一點,誰都不要幻想有什麼“保險箱”,誰都不要指望有什麼“法外開恩”。——《法紀面前沒有例外》(《人民日報》)
  真鐵匠假幹部
  輿論對這起身份造假事件的關註,焦點似乎集中在魏崇金的鐵匠身份上。這種聚焦顯然預設了一個前提,即鐵匠不應該成為官員。這種先入為主的判斷,基於中國當前仍是“身份社會”的現實,一個人在社會分工中擔當何種角色,就會打上相應的身份標簽,鐵匠就是鐵匠,官員就是官員,兩種身份之間存在清晰的分野。——易艷剛《如果鐵匠能通過正當途徑當幹部》(《新華社每日電訊》)
  能夠威懾日本
  我們需要接受一個現實:日本右翼挺壞的,但他們綁架了那個國家,日本就這樣了。我們還需瞭解,咄咄逼人的日本也沒什麼可怕的,中國能夠駕馭一個野心勃勃的日本給我國安全帶來的風險。在中日之間,中國是戰略優勢方,我們能夠威懾日本,使它不敢輕舉妄動。一旦中日衝突,中國擊退日本挑釁的把握越來越大。
  ——《日軍又可以去海外開槍殺人了》(《環球時報》)
  有禮貌的狗狗
  這個社會有很多狗狗之友,但也有不少厭狗人士,生存空間就那麼大,不是每個人都能容忍今天這裡一坨屎,明天那裡一泡尿的日子的。再有禮貌的狗它終究是狗,不可能對人沒有侵擾,這種不滿到了一定程度必定會引起反彈。養狗人行為的不加控制,無所顧忌,有時也會製造人群對立。——高露《與狗狗一起流浪,愛過了頭也是病》(《錢江晚報》)
  關起門來喝尿
  關起門來喝尿可以,但出來忽悠人就不對了。這是因為關門喝尿是私事,不可能也不必指望鮮花開滿所有窗臺;而開門忽悠則是“公事”,傷及他人和社會的利益,必須受到譴責、抵制,甚至懲處。而在這一點上,保亞夫卻有著十分明顯的“軟肋”。——毛建國《關起門來喝尿可以,出來忽悠人就不對了》(《中國青年報》)
  感受對方疾苦
  一個醫生提到同為醫生的父親給他的身教:給遠道來求醫、沒錢看病更沒錢吃飯的患者帶飯。這個感人的細節,體現的正是把患者當成“對等的人”。也只有這樣,才能自覺生髮出醫德,使“用心靈感受對方疾苦”成為一種自覺。——陳向陽《破解醫患關係,“用心靈感受對方疾苦”》(《人民日報》)
  女神湯唯結婚
  許多人表示傷心。紛紛嚷著“讓我哭一會兒”,或者“天台要不要這麼擠”。其實,我明白,無非是表達一種震驚。只有一個朋友表示出有價值的憂慮:“男導演和女演員有幸福的嗎?我想不出來。”對湯唯的婚訊充滿憂慮的朋友們:她現在覺得幸福就好。
  ——《“女神”行事果然更有腔調》(《成都商報》)
  國足害臊了嗎?
  這早已不是哪一個個別人的問題,中國足球走了歪路,在原本近似的起點與對手們南轅北轍,曾經的手下敗將日本隊培養出了AC米蘭隊和曼聯隊的中場核心,哥斯達黎加隊也踏踏實實地進了世界杯八強,在這個時候,國足的原地踏步甚至倒退,是一種對比,也是一種諷刺。——林德韌《哥斯達黎加贏了,國足害臊嗎?》(新華社)  (原標題:一周評論)
創作者介紹

樂富

gvpcudlitb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